走进史册的探险家(五)

2013-04-25 10:55:20 寻找失落的西域文明 杨镰

      ■ 忘记密码的密电

  也许是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橘瑞超一反往常不愿涉及这些探险往事的态度,认真、详尽地回忆了当年探访楼兰的经过,并出示了一封60年前的电报。

  1908年12月,橘瑞超在吐鲁番作去楼兰的准备,意外地收到了探险队实际领导者大谷光瑞的电报,电报内容是:

  寄吐鲁番 橘瑞超先生收

  2588 90级 2590 41级 我们谈起你。有一石塔位于东西165,找到它,现寄去钱 收到继续发掘 260有错

  大谷光瑞

  1908年12月13日于东京

  电报是用橘瑞超与大谷共同商定的密码拍发的,但时过60年,橘瑞超早已记不起密码怎样解密,换句话说,连收电人也忘掉它实际上说的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2588”、“2590”是楼兰古城的经纬度(当时赫定所测有一定的误差)。正是由此电通报了当时只有赫定才知道的楼兰古城(即斯坦因的L.A.)经纬度,橘瑞超才于次年1月自吐鲁番前往库尔勒,然后只身经卡尔克里克(即今若羌县城所在地)前往米兰。1909年3月,他由米兰向北,如斯坦因一样,果敢地与赫定逆向前往楼兰。当然,出发时他要比斯坦因更有把握,因为楼兰古城/L.A.的经纬度坐标就揣在他兜里。

  下一个问题是,大谷怎么弄到这个超级机密的呢?原来,1908年10月由大谷光瑞伯爵发起,策动日本东京地理协会出面邀请从西藏进入印度正准备回国的斯文?赫定访日。12月2日,在西本愿寺,大谷招待了赫定,并作了倾谈。趁此机会,大谷从赫定口中探问出楼兰的坐标,并了解了有关的注意事项,这样,就等于把楼兰城的城门钥匙赠给了远在中国,只身涉险的出家人、年轻的橘瑞超。

       从楼兰古城及附近地区全身而返,橘瑞超曾到伦敦访问先行者斯坦因。他们讨论了有关楼兰古城/L.A.的背景,斯坦因明确反对把L.A.定为楼兰王国国都,认为国都应在此南很远的地方,也许是若羌的卡尔克里克古城。当场,橘瑞超为斯坦因出示了他在罗泊荒原发现的《李柏文书》。所谓“李柏文书”是指前凉王朝驻此的西域长史李柏,写给焉耆王龙熙的几封信稿等一组文书,其中基本完整的有两封信。

  《李柏文书》是在楼兰发现的最重要的汉文文书,有关问题,我们将在下一章中讨论。

  ■ 大玛札和古国精绝

  橘瑞超的第二次西域探险,楼兰地区仍是其关注的中心。早在读斯坦因第二次新疆探险的报告时,橘瑞超便获悉了尼雅等地的重要发现,于是,步其后尘在尼雅、安得悦(即今安迪尔河)作了发掘。也许因为他是个虔诚的释子吧,他对那个伊斯兰教圣地伊玛目加帕萨迪克大玛札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1911年年底,他从克里雅(即今于田)赴尼雅(即今民丰),自尼雅出发3天之后,就抵达了加帕萨迪克大玛札所在地帕西木村。这次没有扎营于此,但是他回忆起第一次探险时在这儿的休整、停留。大玛札在一个高约70公尺的沙山顶上,沙山脚下,有个平如镜面的水池,那是朝圣人的“圣池”。附近千年古树参天,浓阴如盖,然而透过枝叶,四面望去都是接天流沙。

  橘瑞超在其《中亚探险》一书中说:

  在中亚有玛札存在的地方,一定是昔日宗教战争激烈的地方,被祭祀的所谓英雄,以消灭佛教为目的,从遥远的阿拉伯、波斯多次远征,最终战死沙场。在玛札附近,有被他们破坏的佛教寺院或古城址并存,是明摆着的事实。斯坦因博士和我根据当地居民的传说,在玛札附近进行发掘,也就是这个道理。

  这一番“化解宗教为历史”的议论,从理论上讲完全正确,而且颇有超拔之感,新疆南部时见将伊斯兰教寺院建于佛寺之上的现象。然而,针对具体情况而言,这里边尚有一点儿偏差。尼雅遗址也好,安得悦一带的古城也好,那都不是毁于穆斯林的“圣战”,他们的废弃原因尚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由于宗教信仰的改变,而是出于“天灾人祸”这四个字的“总纲”。


相关信息

    • 法规
    • 快递
    • 动态
    • 公告
在线客服
自助游网站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