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雅河的秘密

2012-08-19 19:37:40 新疆经济报 李桥江

    在干旱的塔克拉玛千沙漠,人类文明史就是水的文明史。19世纪末,探险家斯文·赫定在克里雅河中下游发现丹丹乌里克和喀拉墩遗址,随后中外探险家将目光投向这条消失在沙漠中的河。20世纪末,自治区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平先生数次考察克里雅河,并从丝绸之路支线这个角度对其进行了独到的研究。克里雅河
    克里雅河是和田地区第二大河,维吾尔语意为“漂移不定”的意思。克里雅河发源于昆仑山,河流全长约740公里,长期流水河段长537公里,时令性河段 129公里,千河床79公里。克里雅河水主要由昆仑山雪水汇合而成,塔克拉玛干沙漠沙质河床,决定了克里雅河频繁改道的漂移性。不过,无论如何改遭,克里雅河的总体流向一直呈南北走势。
    自古以来克里雅河纵贯今于田县大地,源源不断的河水在塔克拉玛千沙漠南缘形成一道东西宽十公里,南北长数百公里的绿色长廊,胡杨、红柳,花花柴等荒漠植被依问而生,居民人家伴河而栖,水与生命在巍巍昆仑山脚下的荒滩大漠谱写了一曲文明的历史长歌。克里雅问穿过于田县城这片最大的绿洲,即流入浩瀚的塔克拉玛千沙漠,并在沙漠腹地大河沿一带孕育了达里雅布依绿洲。   
    长期以来,塔里木盆地便流传着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埋藏有史前文明的传说。19世纪末,瑞典人斯文.赫定在克里雅问中下游发现了丹丹乌里克和喀拉墩两处遗址,并采集了一批包括陶,石、玉、铁、铜、琉璃器等在内的遗物。由此掀起了世界各国对克里雅河绿洲文明的考古探险热。
    沿着克里雅问向北,目前已经发现的重要遗址依次有唐代的丹丹乌里克、汉晋时期的喀拉墩、西汉时期的园沙古城等。从遗址的分布情况及收集到的文物来看,克里雅问沿问而存的文明与塔里木盆地其它已经发现的旱期绿洲文明的历史渊源存在普遍的共性,显示了一种文化的鹃同。那么在如此遥远、封闭的大漠深处,为什么能够出现像园沙古城这样规模的遗址呢?
    我国史籍中主要记载克里雅问的是《新唐书》等。近代《西域水道志, (1823年)载:塔里木问,又称东克勒底雅问(克里雅河)从南来注之。克勒底雅河,北流三百里人大河(塔里木问)。清代文献明确记载了库车至克里雅河之间的商旅通道:“库车西南六十里过渭千问……又经沙雅以达和田,计马行十二程”。斯文·赫定对克里雅问则作了如下记载:河水可以流到喀拉墩古城以北100公里外,并按地下水井和胡杨指示的古河道可以延伸至北纬40度以北。此外,1954年出版的百万分之一地形图标明了克里雅河千问床最末端可到达塔里木问。同时,从现有卫星昭片上也可看出克里雅河末端与塔里木问相接。




    • 法规
    • 快递
    • 动态
    • 公告
在线客服
自助游网站在线客服